<strike id="9hn7j"><ins id="9hn7j"></ins></strike>

<form id="9hn7j"><th id="9hn7j"><th id="9hn7j"></th></th></form><noframes id="9hn7j"><noframes id="9hn7j">

<noframes id="9hn7j">
<noframes id="9hn7j"><form id="9hn7j"></form><noframes id="9hn7j"><noframes id="9hn7j">

<span id="9hn7j"><span id="9hn7j"><th id="9hn7j"></th></span></span>

    <noframes id="9hn7j"><form id="9hn7j"><th id="9hn7j"></th></form>
      <noframes id="9hn7j"><form id="9hn7j"></form><form id="9hn7j"></form>

        大變局下,藥企四大出路

        還剩最后一天,我們就將邁入2020年,在除舊迎新的時刻,不妨問一下,中國醫藥產業未來的格局會怎樣?

        ▍仿制藥地位不改變

         在“2019中國醫藥新智匯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劉昌孝給出了對于中國醫藥產業的四個預測。

        預測一:創新。更加開放促進醫藥全球化發展的潮流不可阻擋;資本-技術-市場促進重組并購;智慧制造會有突破;新藥品法和中國醫藥需求促進和提速原創新藥優先到中國申請審評和上市。

         預測二:挑戰。美國創新第一和發展中的印度醫藥是我國的挑戰對象;印度占據美國市場的份額將會向我國轉移,藥物市場開拓能力具有優勢;預期合作前景看好;銷售轉型也極具挑戰。

         預測三:仿制。仿制藥地位不會改變;外企合作發展前景看好,國產仿制藥走向世界步伐加快;外企仿制藥以其成本和質量優勢進入,威脅我國仿制藥的發展。

         預測四:中藥。傳承精華,守正創新。中藥資源質量和臨床療效的循證醫學研究引領突破發展;經典名方開發引發中成藥研發革命;醫養結合國內國際需求,發展前景看好。

         ▍走向兩極分化

         就中國的醫藥產業格局,高特佳投資集團主管合伙人李秋實也分享道,目前,一共有四五千家制藥企業,但大部分都是仿制藥企業,很多企業的存活狀況還不錯,但未來隨著4+7帶量采購的長期影響,包括國家鼓勵創新藥的影響,未來,中國也會形成像美國一樣的競爭格局——兩極分化。

         一頭是大的生物醫藥企業,各個領域都有布局的企業,也會出現大量的創新藥公司;另一頭是普通企業,要么被變更,要么被整合,要么退出市場。但也可能存在一些細分領域的龍頭,比如糖尿病等等,但一定是兩極分化的格局。

         就一些中小藥廠的前途,李秋實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4、5年前,可能很多小藥廠靠著自己擅長的渠道拿到了一些品種和批文,盡管它們可能在很多環節上做得不是那么規范,無論在營銷還是生產上,但它們還是獲得了一席之地,拿到幾千萬的利潤,但是,這樣的情況在現在的格局當中,變得非常艱難。

         4+7帶量采購等推動醫藥產業格局變化的系列政策輪番出臺,在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醫藥企業在被大量的整合淘汰,部分優質企業成為最終剩下的玩家。

         ▍多個領域,充滿機會

         至于怎么選擇藥企生存的核心——品種,李秋實建議可以問這樣幾個問題:


        首先藥物是要解決人類的問題,哪些疾病會完全解決?沒有滿足的臨床需求在哪里?哪些領域是無藥可用的?比如阿爾茨海默癥。

         另外,雖然現在能夠解決百分之二、三十的腫瘤人群用藥,解決不了的還有百分之八十的人群用藥,這里也有巨大的開發新藥的空間。

         再就是很多慢性病,比如中國的大病乙肝、糖尿病都有很多領域值得突破。針對這些沒有被滿足的臨床需求,新的療法、新的技術的突破都是值得關注的。 

        ▍關鍵時刻,警惕風險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名譽會長于明德表示,看好未來幾年內的發展,仿制藥是主體的局面不會變化。支持創新,并不改變若干年內仿制藥依然是中國人民用藥的主體。在未來,仿制藥依然是主體,依然有廣闊的市場,因為人民需要是根本的動力。

         不過,于會長也提示了關于未來的幾點風險:

         第一、過多趨同?,F在咱們沒有顯著差異,目前市場上有若干品種都是相似的。一個PD-(L)1說現在受理了有將近30個申報,后面在研還有將近100家企業,這樣的過度趨同,恐怕投資是無效的。

         第二、過高估值。資本市場和企業轉讓兼并、收購和股票買賣中均有所體現。

         第三、沒有最低價。國務院的文件反復強調質量優先、價格合理,而不是最低。降價不是越低越好,降價是應該的,但是應該是有嚴格限度的。 

        關于未來,中國醫藥設備工程協會常務副會長顧維軍問道,尤其是在中國醫藥產能嚴重過剩的情況下,企業應該更多地向創新藥發展、特殊藥發展?還是基于自己現有的能力在仿制藥和非處方藥這兩部分發展?

        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只有留給中國醫藥企業用未來的行動解答。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赢多多